社區服務 統計排行 幫助
  • 173閱讀
  • 0回復

[台灣]2018-05【壹週刊 2018-05-05】小鮮肉學著點!大叔何潤東靠這招走紅20年...

級別: 東家人
小鮮肉學著點!大叔何潤東靠這招走紅20年...
2018年05月05日 09:36
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breakingnews/latest/403012
「沒辦法,愛自虐啊!」何潤東出道20週年,給自己設定一個里程碑,就是挑戰當導演,但他不甘於此,還身兼編劇、製作及演出,多重身分的轉換,搞到快精神分裂不說,且明明剛新婚,卻活得像單身,從籌備到開拍經常不在家,後期盯剪更是忙到凌晨三、四點才肯收工,根本沒空陪老婆,幸好枕邊人夠體諒,放手讓他自虐去築夢,夫妻同心過著「類單身」的婚姻生活。

何潤東不甘只是當演員,努力朝導演之路邁進。(陳孔顧攝)

交出首部導演之作《翻牆的記憶》,何潤東聽到被形容是演而優則導,他坦言不喜歡,因感覺像在跟風,「其實當導演,本來就是我最終想走到的目標,當演員只是中間的過程。」

原來十幾年前,他就開始學攝影、燈光,研究分鏡,空檔還會跟剪輯師學剪輯,也曾投稿參加攝影比賽,得過《國家地理雜誌》舉辦的攝影獎,早早訓練自己的鏡頭感,都是為了日後轉行鋪路。

「所以演戲不能滿足你了?」我直覺說出疑惑。

「當然還是可以滿足,演戲我做了二十年了,好處是讓我對這個行業夠了解,不過是時候給自己休息放空一下了。」他淡然地解釋道。

「但為何你好像讓自己更累了?」看他為了盯剪,雙眼佈滿血絲,連吃飯還是利用我們訪問換景時,簡單扒了幾口便解決,我又忍不住接腔。

「我所謂的休息是指脫離純演員的身分啦!」他很難讓自己閒下來,笑說當導演這半年,腦海裡只有拍戲這件事情,進到後期要盯剪、調光、配樂,更麻煩的是還要挪出時間宣傳,那才叫辛苦!

何潤東婚後聲勢更旺,海內外工作應接不暇。(陳孔顧攝)

第一次當導演,他不走尋常路,選擇校園霸凌題材,不以沉重的方式呈現,而是用一種比較戲謔拍法去詮釋,「一個長期被霸凌的人,沒辦法尋求幫忙,只好調整心態接受事實,這個才悲哀啊。」

有些導演藉作品反映真實人生,而他拍霸凌只是想表達普遍存在的社會亂象,反而更加讓我好奇從小在國外留學的他,求學過程怎麼可能沒被歧視過?

「在加拿大念書時,常被言語霸凌,我的英文名叫 Peter Ho,同學愛拿我的姓Ho(諧音Whore妓女)嘲笑說:『Your mama is a whore!』『You are son of whore!』等等難聽的字眼。」

「還有我沒有腿毛,老外腿毛又多,他們就笑我是女孩子,出門都會刮腿毛之類的。」

當下,他沒有反駁或反擊,而是選擇逃避或裝沒聽到,「我會在另外一個世界尋求安慰,譬如畫畫,我愛畫很壯的人打怪獸,可能我比較弱小被欺侮,希望在我的世界裡面是很強大的。」

這不就跟他戲裡被霸凌的男主角,老是幻想自己是萬人迷的國際巨星的心情一樣嗎?「多少有一點投射啦!」他坦白從寬承認地說。

好在處女座的他夠龜毛也夠理智,沒有被惡意攻擊的言語擊潰,反而養成他強大的忍耐力,像是這次導戲,即使壓力排山倒海而來,工作人員也沒聽他講話大聲過,「有時很急,我必須先把情緒壓下來。人為什麼會發脾氣呢?因為他們先處裡情緒,發洩完了,問題就更難處理了。」

果然當過製片又當導演,知道顧全大局的重要。

何潤東無酬執導《翻牆的記憶》,提拔年輕新秀,拍攝半年來,推掉的戲約酬勞,超過兩檔戲的製作費。(TVBS提供)

他回憶,剛入行拍電視劇,遇到一個導演脾氣很差,純粹把他當出氣桶,「那是我第一次去內地拍戲,導演每天睡不飽心情不好,就拿我出氣。」「一場打樹的戲,明明可以借位,導演喊搶光,要快一點、快一點,我是新人就真打,打到指節上的肉翻起來,血一直流,他還在繼續罵!」

那段時間很難熬,他每天想放棄,回到房間偷偷哭,好不容易走出陰影,現在他當導演絕對不亂罵演員,尤其和張庭瑚、吳念軒等一票新秀合作,演不好他頂多碎唸幾句,相反地還給很多即興發揮的空間,「我當演員那麼久,知道演員不是木偶,需要參與感,更何況幾十個腦袋總比一個腦袋好用。」

西進中國市場有成,他返台製作戲劇,也算提攜後進,直言中國競爭真的很激烈,除了加強實力,「演藝的品德最重要!」他記得演了《三國》後,導演高高希希陸續又找他演出,對方是地位很高的導演,跟他說會一直啟用他,是覺得他的藝德好又敬業,沒有大頭症,「所以演技我們先不要去講,新人先把藝德顧好,我覺得這是最基本的。」

何潤東希望拚完這一兩年,漸漸放慢腳步,可以升格當爸爸。(陳孔顧攝)

老婆Peggy近來常出席時尚派對,為支持他也客串票戲一板一眼的女教官,頗受好評。「我老婆很活潑,勇於嘗試不同的事物。既然自己當導演,讓她體驗一下老公二十年來在做的事,也可拉近彼此的距離。」談到老婆,他回話簡單,卻是一臉幸福。

兩人在一起已十年,難免有摩擦,「剛開始都是我低頭居多,她以前脾氣不太好,不知道是不是經過我調教,婚後她脾氣變得非常好。有幾次吵架,都是我的脾氣先上來,變成她理智地跟我講道理。」

婚後他運勢不降反升,演出《那年花開月正圓》的深情吳聘一角,不僅讓他成了暖男代表,還如願升格當了導演,眾人誇他老婆有旺夫運,他自豪選妻眼光精準之餘,不忘對老婆表達歉意,因結婚才一年多,照理講還算新婚,他卻依舊東奔西跑,甚至更忙,去外地拍戲一待三個月,回家也只是路過,難怪老被虧婚姻生活跟單身時沒兩樣。
  
何潤東和老婆Peggy感情甜蜜,開心抱著狗兒子合影。(翻攝自何潤東臉書)

他透露,前幾天爸媽剛好出國,家裡就他和老婆,那天工作提早結束,他去家樂福買了烤肉爐及肉片回家,「我們邊烤肉邊看電視,吃完後洗碗、擦桌子,對我來說是很特別的體驗。哇∼這就是生活嘛!」那一刻他覺得好可貴,只因他不知有多久沒有靜下來好好體驗生活。

「事業上拚完今年或明年,希望可以放慢一點腳步。」開玩笑結婚讓他更旺,希望下一個階段拚生子後,運又更旺。才說要慢活的他,過一秒又設立了新目標,想必不遠的將來他又會多個「地表最忙老爸」的封號!(撰文:名人組╱李雨勳 攝影:陳孔顧 攝影協力:王聰賢 剪輯:楊翔宇)

何潤東不只演戲,還出過唱片,也當過製片,現在又朝編導前進,事業多元發展,也是他演藝之路走得長久的原因。(陳孔顧攝影)
[ 此帖被54ykk在2018-05-08 00:49重新編輯 ]
描述
快速回復

您目前還是游客,請 登錄注冊
如果您在寫長篇帖子又不馬上發表,建議存為草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