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區服務 統計排行 幫助
  • 172閱讀
  • 16回復

[公益]【2017-10-17】《我有我的『霸』免權─反霸凌行動計畫》記者會 (新聞×17)

級別: 祕書
— 本帖被 claudia910 執行加亮操作(2017-10-18) —
新聞(1)
http://www.appledaily.com.tw/realtimenews/article/new/20171017/1224048/
【霸凌陰影】何潤東被笑毛稀疏 20年不敢共浴洗澡
2017年10月17日23:55  蘋果日報即時新聞  



何潤東、楊晴今天出席「我有我的『霸』免權─反霸凌行動計畫」公益活動,他表示在加拿大念高中時,常被外國人霸凌,除罵他中國豬之外,也因他腿毛稀疏,嘲笑他娘娘腔,像女孩子似等,害他20幾年來都不敢在公共浴室洗澡,至今心裡有陰影,講到此事仍會心傷,沉重地說:「我還是沒有辦法。」但他自認已走出陰霾。不過,直到現在,他連一個高中同學電話都沒有,那段期間他只有靠畫畫和打藍球發洩不滿情緒,也一度怨天尤人,怪父母為何把他生成這個樣子。

現在他嘗試當導演,記者問他是否會兇演員,他表示不會,而是會站在演員立場,為對方著想,他透露起當年拍第一部戲時,因沒經驗,與他演對手戲的都是科班出身的演員,因此每天拍戲都被罵得狗血淋頭,「每天回飯店都在哭,還想退出演藝圈」,他說記得有一場戲,要用手打樹,但其實可借位不須真打,他不懂訣竅發狠打下去,手臂肉當場翻出來、血流不止,現場技術人員趕緊為他止血,導演還當場痛飆,「沒光了還止什麼血」,毫無人性可言,他說,「當年我進組時是個陽光少年,拍完戲自卑到頭都抬不起來」,當時因在酷寒的北京取景,「腳趾有5隻指頭凍傷,長達2年沒知覺」,血淚史讓人聽了都心疼,他說此後沒再遇到這位導演,說「最好不要再遇到」,但他自認也因此學習到,當導演要呵護演員,就算指導也不能以人身攻擊的話語讓人受傷,打趣說,「罵人會靜音處理」。

女星楊晴是何潤東自製自導《翻牆的記憶》女主角,她在記者會上也分享國中時遭霸凌的經歷,她說,「同學撕我的書,我氣不過就跟對方打起來,結果被打傷鼻子,到現在鼻子都還歪的,有時候要靠化妝補強」,當年是田徑隊的她,被同學當空氣,日子過得很不愉快。(葉婉如/台北報導)



何潤東(左)和楊晴分享學生時期被霸凌經驗。楊約翰攝


何潤東( 中)、 楊晴( 右)以及 網紅How How出席公益活動分享霸凌經驗。楊約翰攝


何潤東執導TVBS《翻牆的記憶》十分溫柔體貼演員,左為演員張庭瑚。葉婉如攝
級別: 祕書
只看該作者 沙發  發表于: 10-18
新聞(2)
http://www.appledaily.com.tw/appledaily/article/entertainment/20171018/37816784/
何潤東遭嗆娘娘腔 腿毛陰影埋20年
2017年10月18日 蘋果日報    




何潤東(左)昨和楊晴出席公益活動反霸凌。 楊約翰攝'

【葉婉如╱台北報導】何潤東、楊晴昨出席「我有我的『霸』免權─反霸凌行動計畫」公益活動,透露在加拿大念高中時,被外國同學言語霸凌,除罵他中國豬之外,也因他腿毛稀疏,嘲笑他娘娘腔,像女孩子,害他20幾年來不敢在公共浴室洗澡,他說:「到現在還是沒有辦法。」

何潤東高中遭種族歧視霸凌,入行第1部戲,也被導演狠狠修理,他說,每天在片場都被罵得狗血淋頭,「回飯店都在哭,想退出演藝圈」,記得有場戲要用手打樹,他使勁捶下去,手臂肉當場翻出來、血流不止,現場技術人員趕緊為他止血,導演只顧趕戲痛飆,「沒光了還止什麼血」,毫無人性可言,他說,「當年我進組時是個陽光少年,拍完戲自卑到頭都抬不起來」。

腳趾凍傷2年沒知覺

那時在酷寒的北京取景,「腳趾有5隻指頭凍傷,長達2年沒知覺」,血淚史讓人聽了都心疼,和這位導演也從此不見,但他不願透露是何人。女星楊晴國中也因被同學撕書欺負,扭打起來鼻樑被打歪,她說:「現在都還看得出來,有時要用化妝技術補強。」
級別: 祕書
只看該作者 板凳  發表于: 10-18
新聞(3)
http://www.chinatimes.com/newspapers/20171018000694-260112
何潤東腳毛稀疏遭霸凌留陰影
2017年10月18日 04:10 中國時報 (林淑娟)


何潤東(右)與楊晴一起出席活動「聲」援反霸凌。(杜宜諳攝)


何潤東小腿精壯,卻因毛量少曾被同學取笑。(資料照片)

何潤東、楊晴17日為兒福聯盟「我有我的『霸』免權─反霸凌行動計畫」擔任愛心大使,兩人首揭深埋內心陰影,何潤東分享在加拿大讀高中時,因外國人身分常遭種族歧視,再加上他腳毛不濃密,同學辱罵並取笑他是Chinese Monkey(中國猴子),像女孩、娘娘腔,長期被集體霸凌,造成他每天打完籃球後不敢跟其他隊員一起沖澡,創傷延續至今,現在仍不敢在公共澡堂洗澡。

進入演藝圈後他也曾被某導演霸凌,何潤東說,拍第一部戲劇作品時,導演非常針對性地罵他,他每天回到房間都在哭,從一開始的陽光男孩,拍到後來變得憂鬱,眼神不敢直視他人,一度想離開演藝圈。也因為太怕導演,他拍戲時冷到凍傷腳卻不敢說,後來有兩年時間腳趾都是沒知覺的。透過最近他正在拍攝的TVBS《翻牆的記憶》及分享自身遭霸凌的故事,希望避免類似的憾事再次發生!

(中國時報)
級別: 祕書
只看該作者 地板  發表于: 10-18
新聞(4)
http://ent.ltn.com.tw/news/breakingnews/2225249
(影音)受傷遭飆罵「止什麼血」 何潤東坦言每晚都在哭
2017/10/17 17:06  自由時報即時新聞



〔記者洪素津/台北報導〕何潤東今和楊晴以及網紅HowHow出席公益活動《我有我的「霸」免權ᅳ反霸凌行動計畫》,並各自分享慘遭霸凌情況,何潤東當年以歌手出道,隨後轉攻戲劇慘遭霸凌,在中國拍攝武打戲時遭到導演辱罵,就連拍攝途中受傷也被導演嘲諷「沒光了還止什麼血」,讓何潤東身心受創透露「幾乎每晚都哭著入睡」。


我有我的「霸」免權,反霸凌行動記者會, 何潤東、楊晴。(記者潘少棠攝)

何潤東遙想當年剛轉戰的第一步戲劇,他無奈說當時導演就是為了罵而罵,「這就是所謂的霸凌」,何潤東說當時新人很怕導演,什麼事情都照做,武打戲全部打真的,有次手直接裂開流血,「我跟工作人員說『止血就好』」,不料導演飆罵「沒光了還止什麼血」,另外何潤東跟導演討論拍戲動作,導演也是直接飆罵「叫你演就演!」,何潤東坦言在劇組相當煎熬,幾乎每晚都哭,且在天寒地凍的地方拍戲,腳直接凍傷「2年都沒有知覺」,還出現自我懷疑「一度想退出演藝圈」。


我有我的「霸」免權,反霸凌行動記者會, 何潤東。(記者潘少棠攝)

而現在當了導演的何潤東笑說現在環境很好、吃也很好,當年哪有網路爆料說哪個導演怎麼樣或是哪個工作人員怎麼樣,「還好我走過,把它講出來是好事」,對現在的新演員何潤東也表示會更注意演員的心理狀態,絕不人身攻擊,但也不會寵壞他們,笑說「罵人我都會開啟口動不出聲的靜音模式」。


我有我的「霸」免權,反霸凌行動記者會, 楊晴。(記者潘少棠攝)


級別: 祕書
只看該作者 4樓 發表于: 10-18
新聞(5)
http://www.chinatimes.com/realtimenews/20171017005491-260404
霸凌創傷延續20多年!何潤東:至今不敢在公共澡堂洗澡!
2017年10月17日 20:56 中時 中國時報記者/林淑娟


何潤東、楊晴行動支持反霸凌計劃。(兒福聯盟提供)


何潤東、楊晴行動支持反霸凌計劃。(兒福聯盟提供)


何潤東、楊晴、網紅HOWHOW行動支持反霸凌計劃。(兒福聯盟提供)

何潤東、楊晴17日為兒福聯盟舉辦的「我有我的『霸』免權—反霸凌行動計畫」擔任愛心大使,兩人首揭深埋內心陰影,何潤東分享在加拿大讀高中時,因亞洲人身份常遭種族歧視,同學會辱罵並取笑他是Chinese Monkey(中國猴子),因他腳毛不像西方人濃密,也被嘲笑像女孩、娘娘腔,同學間的集體霸凌,造成他心理創傷,每天打完籃球後不敢跟其他隊員一起沖澡,陰影延續至今,現在他仍不敢在公共澡堂之類的地方洗澡。

何潤東坦言,這種被霸凌的傷害可能都是一輩子的,當時的他是靠著畫畫與運動自我療癒的,他從打籃球中得到宣洩,也透過畫畫進入自己的世界,「幸好我走出來,也長高了。」他最近製作、執導並主演TVBS《翻牆的記憶》,也是把當時被霸凌的心理感受投射在角色中,拍這樣的作品也是希望提醒更多家長要主動關心自己的小孩,因為被霸凌的小孩通常回到家是不太講的,只是會偶爾沈默。

他過去從未與任何人談及這段過往,現在事過境遷了,他希望年輕學子若也正跟他遭遇同樣不友善的環境,請試著去跟年紀稍長的人分享,透過把事情說出來,或許在克服的過程中就不會那麼難受。

除了遭遇校園霸凌,他進入演藝圈後也曾被某導演言語霸凌,何潤東說,他新人時期拍戲劇作品時,有一位導演非常針對性地天天罵他,且是「為罵而罵」,他有如對方的發洩管道,導演每天不睡覺、愛喝酒,隔天脾氣不好就狂罵他,他從一開始的陽光男孩,拍到後來,變得委靡憂鬱,眼神不敢直視他人,拍了四個多月,有長達三個多月幾乎每晚回房間都在哭,當時一度想要離開演藝圈。也因為太怕導演,拍戲冷到凍傷腳不敢說,他後來足足有兩年的時間,腳趾都是沒知覺的。當導演時 知道演員的心情必須好好呵護 向家長必須關心小孩的心理狀態

楊晴小時候因為是田徑隊常遭同學排擠,看到被欺負的同學會替他們打抱不平,但後來自己也變成被霸凌的人。她國一時,有次被班上同學撕作業簿,她一氣一下和對方打了起來,最後變成她被圍毆,鼻樑被打歪,現在還是有點歪歪的。兩人表示,透過最近正在拍攝的TVBS《翻牆的記憶》及出席活動分享自身過去遭霸凌的故事,希望能避免類似的憾事再次發生!

(中時)
級別: 祕書
只看該作者 5樓 發表于: 10-18
新聞(6)
https://www.nownews.com/news/20171017/2626592
何潤東遭大陸導演辱罵霸凌 坦言每晚哭著睡
NOWnews今日新聞 記者蕭宇涵/台北報導2017/10/17 21:32


▲何潤東透露自己曾被霸凌。(圖/特約記者吳政璋攝,2017.10.17)

演員何潤東今(17)日和楊晴以及網紅HowHow出席兒福聯盟舉辦的「我有我的霸免權」,現場何潤東透露剛從歌手轉戰戲劇,在大陸拍戲時被導演為了罵而罵,就連受傷也遭到嘲諷,讓他心裡相當受傷,「這就是所謂的霸凌」他坦言當時「幾乎每晚都哭著入睡。」

他透露某次拍武打戲手意外受傷裂開流血,卻被導演以「沒光了還止什麼血?」羞辱,他認為這種「為了罵而罵,就是霸凌。」每天受到言語霸凌的他每晚幾乎哭著睡覺,更曾想過退出演藝圈。他慶幸自己走過來了,如今能把心中的痛講出來,他覺得是件好事;目前身兼導演、編劇及演員的他,也相當注重演員的心理狀態。



▲何潤東(右二)與楊晴(右)以及HowHow(左)出席「我有我的霸免權」記者會。(圖/特約記者吳政璋攝,2017.10.17)


▲何潤東(中)與楊晴(右)以及網紅HowHow出席「我有我的霸免權」記者會。(圖/特約記者吳政璋攝,2017.10.17)


▲何潤東(前)現身力挺反霸凌。(圖/特約記者吳政璋攝,2017.10.17)

關鍵字何潤東楊晴howhow反霸凌霸凌

級別: 祕書
只看該作者 6樓 發表于: 10-18
新聞(7)
https://stars.udn.com/star/story/10089/2762185
有片/腿毛沒有人家多 何潤東爆高中被霸凌:一個朋友都沒有
2017-10-17 15:59聯合報 記者林良齊╱即時報導




藝人何潤東、楊晴及youtuber HowHow今天參加兒童福利聯盟舉辦的「我有我的『霸』免權」,會中他們分享自己曾經被霸凌或是霸凌別人的經驗。外型陽光的何潤東表示,高中時在加拿大讀書,全校2000多人中僅有8人是亞裔學生,常常被叫做是「Chinese Monkey」或是以沒腿毛被叫做是「sissy」,所幸靠著籃球及繪畫讓他找到宣洩的管道。

何潤東說,還曾經試過以生薑塗抹腳,「就希望腿毛長多一點」,但無效依舊被霸凌,現在回到加拿大後「一個朋友都沒有」,高中三年好像就空白了一段,而他也說,他的繪畫中也常常有打怪獸、肌肉男,「或許也是投射」,最近他擔任導演的「翻牆的記憶」一戲中,也是描述被霸凌的人的行為。

何潤東建議,如果有學生也遇到類似情況,可以向年紀較長的親戚、家人求助。

而楊晴分享,國中時原本希望被霸凌的同學要勇敢向霸凌者說「不」,但等到被霸凌者轉學後,換她被霸凌後才了解被霸凌的不安與害怕,甚至自己的不諒解可能反而造成對方的壓力及傷害。HowHow則回憶,國中時與其他同學霸凌別人的經驗,當時有一位長期被霸凌的同學,他沒有伸出援手,只是跟著大家一起惡作劇起閧,他提醒大家無心的玩笑不但可能造成他人的傷痕,更可能成為自己人生的後悔。

兒福聯盟與可口可樂基金會從即日起在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,邀請每個人說出自己的故事,希望透過故事的力量,喚起孩子的同理心,讓痛苦不再複製。



藝人何潤東透露高中長期被霸凌。記者林良齊/攝影


Youtuber HowHow(左)、藝人何潤東(右二)、楊晴(右一)及兒福聯盟執行長陳麗如(中)與台灣可口可樂總經理利偉達(左二)邀請民眾加入「反霸凌聲援計畫」。記者林良齊/攝影
級別: 祕書
只看該作者 7樓 發表于: 10-18
新聞(8)
https://stars.udn.com/star/story/10091/2762563
何潤東生薑搓腿刺激腿毛 內心重創至今不敢洗公共澡堂
2017-10-17 19:13聯合報 記者陳慧貞╱即時報導


兒福聯盟與可口可樂基金會主辦「我有我的霸免權」記者會,出席藝人何潤東(中)、楊晴(右)、網紅How How


何潤東、楊晴、網紅HOWHOW出席「我有我的霸免權」反霸凌活動,曝深埋在內心、年少慘遭同學惡意嘲笑往事,何潤東透露,在加拿大念高中時期,因種族歧視,被譏笑 「Yellow Monkey」等輕蔑詞,他還因腿毛稀疏,被笑娘娘腔造成內心陰影,從此不敢在公共澡堂洗澡,至今超過20年,提起這段心酸過往,何潤東仍有些落寞難過,坦言後來還是靠運動、打籃球、畫畫宣洩情緒才慢慢走出來。

何潤東吐往事,不只自己被欺凌,連媽媽也受辱,還因沒腿毛被同學嘲笑,在課堂上時不時就有人會對他說:「你要不要去刮一下腿毛?」笑他像女生,他為此內心受重創,往後特地買長襪遮腿,連短褲也只穿到膝蓋,甚至拿生薑搓腿,希望刺激腿毛生長,可惜徒勞無功。

TVBS新戲「翻牆的記憶」拍攝中,因為演員身份,何潤東擔任導演更能體會演員心情,他回憶,還是新人時常被導演罵,有回因拍戲手掌受傷、血肉模糊,但當時導演為了搶光趕拍,只冷冷說一句:「沒光了,止什麼血啦!」他滿腹委屈只能往肚內吞,回房才落淚,坦言「當時我是剛從加拿大回來,很陽光活潑,拍到一半,我的眼睛都不敢和人對視,每天都是惡夢。」直言難得吐露內心事,目的就是希望能讓家長多關心孩子。

楊晴念國中時曾因作業簿被同學莫名撕掉,她慘遭霸凌提出反抗,最後竟被一群人圍毆,連鼻子也被打歪,從此她成了獨行俠,班上同學也當她是空氣,就這樣度過慘澹青春歲月。



兒福聯盟與可口可樂基金會主辦「我有我的霸免權」記者會,出席藝人楊晴,分享被霸凌經驗。記者林俊良/攝影


「我有我的霸免權」記者會,兒福聯盟執行長陳麗如(左三)與可口可樂基金會代表利偉達(左二)與出席藝人何潤東(右二)、楊晴(右一)、網紅How How(左一),一同為反霸凌發聲。記者林俊良/攝影


兒福聯盟與可口可樂基金會主辦「我有我的霸免權」藝人何潤東分享被霸凌經驗。記者林俊良/攝影
級別: 祕書
只看該作者 8樓 發表于: 10-18
新聞(9)
https://www.epochtimes.com.tw/n229668/
何潤東曝被霸凌陰影 籲求助與關懷
更新: 2017年10月17日 大紀元 記者鄭宜芬/台北報導


何潤東17日出席公益活動,鼓勵被霸凌的學生可以向年紀較長的親戚、家人求助。(記者黃宗茂/攝影)
  
  
【記者鄭宜芬/台北報導】何潤東(Peter)和楊晴17日出席公益活動,首度透露從求學、演戲都曾被霸凌、嘲諷的陰影,透露「幾乎每晚都哭著入睡」,因此鼓勵受霸凌的學生可以向年紀較長的親戚、家人求助,也呼籲希望家長能夠更關心小孩。

何潤東在加拿大念高中時,除了被罵中國豬,也因為沒有腳毛被嘲笑娘娘腔,一個朋友都沒有,至今仍不敢在健身房的公共浴室洗澡。那段期間他只能靠繪畫和打藍球排解負面情緒,坦言曾怪罪父母為何把他生成這樣。

進入戲劇圈後,何潤東在中國拍武打戲受傷流血,遭到導演飆罵「叫你演就演!」、「沒光了還止什麼血」,且天寒地凍導致腳凍傷2年都沒有知覺,身心受創,在劇組相當煎熬,幾乎每晚都哭,一度想退出演藝圈。

何潤東坦言,這段痛苦的回憶讓他武裝自己,學習不去在意他人的眼光,進而接受自己。他最近執導戲劇《翻牆的記憶》就是描述校園霸凌題材,坦言難免會把曾被霸凌的心理投射到戲中,也希望把這件事講出來,讓觀眾深思探討。

如今當上導演,何潤東表示很能體會當新人的壓力,因此不會罵演員,會站盡量在演員立場為對方著想,不人身攻擊,但也不會寵壞他們,「還好我走過,把它講出來是好事」。



  



級別: 祕書
只看該作者 9樓 發表于: 10-18
新聞(10)
https://news.tvbs.com.tw/entertainment/791685
沒腿毛被笑! 何潤東求學、菜鳥都遭人霸凌
2017/10/17 17:50 TVBS 記者 林芷卉 / 攝影 周育鋒 報導



藝人何潤東自導自演,還身兼監製和的電視劇《翻牆的記憶》,正在如火如荼的拍攝中,不過今天他和女主角楊晴共同跟劇組請假,來參加兒福聯盟的反霸凌記者會,兩人更講出自己以前遭到霸凌的經驗,何潤東還把霸凌的橋段用在戲劇中,希望讓更多人注意這項議題。



藝人何潤東:「到了學校我會討厭當時的自己,為什麼我沒有腿毛,就因為沒有腿毛就被人家貶低,被人家嘲笑。」

本來正在趕拍戲劇的何潤東、楊晴,特地向劇組請假,來參加兒童福利聯盟的記者會,不只人到現場,還錄製了聲援反霸凌的影片,何潤東首度講述自己在國外求學,被同學取笑的霸凌事件。

藝人何潤東:「那個導演他每天晚上都不怎麼睡覺,喝酒啊什麼的,然後隔天拍戲的時候就會很累,脾氣就會很不好,然後沒事就會罵我,所以那個時候對我有一個,很大的創傷。」


何潤東更講出自己在菜鳥其實曾經被導演霸凌,楊晴則是從旁觀者變成被霸凌者的經驗,其實霸凌這個社會議題,早就是兒福聯盟長期關注的項目。

因為霸凌發生的時期,國中最多將近7成,國小則是有百分之45左右,而童年青少年造成的霸凌陰影,容易造成一輩子的傷害,其中有9成民眾心傷難癒,還有66%的人會經常回想被霸凌的過往,更有75%無法擺脫霸凌夢靨。

藝人何潤東:「現在講到關於霸凌的戲劇作品比較少吧,所以我希望說,可以把這個事情給講出來。」

就連在何潤東導的新戲翻牆的記憶裡面,也有霸凌橋段,就是希望透過戲劇,帶給這些年輕學子正確觀念,畢竟校園是讓大家學習成長的地方,同學間的打鬧可不要失了分寸,變成難以忘記的痛苦回憶。



[ 此帖被claudia910在2017-10-18 20:43重新編輯 ]
描述
快速回復

您目前還是游客,請 登錄注冊
如果您在寫長篇帖子又不馬上發表,建議存為草稿